杂货摊子

【原创】##猜


(序)
――“不要接近那个木屋”――

郭小姐一直是这么说的。

她是孤儿院的长辈,长辈的话自然要听,但实际上她也不过大我五岁之余。若要是形容她,我会说她是个温柔和蔼的人,处处都懂得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,却唯独在这件事上显得异常决意。

我不知道那间木屋里到底有什么,那里是孤儿院的“禁地”,而郭小姐对此也闭口不言。所以我从小到大、对那间木屋的印象也只有无尽的憧憬和想象。

我不知道那间木屋里到底有什么,但这毫无疑问勾起了我的好奇心,或者说,这是我们孤儿院全体孩童们的梦想。可倒映在院长和长辈们脸上的却只有痛苦和愤怒,他们一看到那间屋子,就会悲伤到落泪。这是我到现在也不明白的道理。

我向来是个凡事都喜欢刨根问底的人。只要还有机会,我就会去问个明白,死缠烂打,即使她不说。

这样事情的发生一直持续到十年之前。

十年前,郭小姐还在的时候。

(一)
郭小姐的消失,成为了我们孤儿院孩童们之间谈论的话题。

郭小姐和蔼可亲,我们所有人都很喜欢她,所以十年前、郭小姐突然的消失可引起了我们的一番波澜。郭小姐到底去哪儿了呢?我们到处都找不到她。

这件事情很快传出去了,大人们又开始落泪。而我们的说法,郭小姐大概是去找院长了。她那么善良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忍心扔下我们不管。

院长的消失更早,我记得很清楚,整个孤儿院都闹翻天了。平定下这场骚动的人,正是郭小姐。然而事到如今,连郭小姐也不在了。

郭小姐的葬礼,是第二年的清晨。我们围绕着篱墙零散的站着,一边躲得隐蔽,一边从高处眺望着郭小姐的棺材,里面空荡荡的。

好多人都哭了,我也哭了。但是我的哭却不是因为郭小姐,是我想院长了。

很多年之前,院长的葬礼也是像这样举行的,就像生活在这里的大多数人一样。只是院长就相当于我的父母了,他的死,我哭得很厉害,也闹的很厉害。我不肯接受院长的死亡,因为我不相信。

我本以为这是院长的玩笑,他不是经常这样的一个人么。我大声嚷嚷着跑到他的棺木跟前,我想要证明给大家看、院长其实还是活着的事实。然而孩童们仰望着我,大人们却是默默流泪。我看向了棺木,里面铺满了白色的花瓣,却空无一人。

抬头之际,我看到郭小姐正站在我的面前。

她已经扬起了她的手,没等我回神,便察觉到脸上越来越不可忽视的痛。那个温柔和蔼的郭小姐第一次打了我。

我知道我搞砸了。

但是我不知道郭小姐为什么这么生气。

郭小姐总是这样一个令人难以理解的人,我从未知晓过她的喜怒哀乐,我从未猜透过她。但是在这之前,我本以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她的知己,现在看来,完全错误的人是我才对。

我本以为是自己不遵守那样隆重的“祭奠”的规矩才惹郭小姐生气的,事实上,我也是这么说的。面对郭小姐,我发出诚心的道歉。

但是郭小姐却哭了。我没有想过会惹她哭,这使我有些不知所措。然后,她的身影向前倾去,抱住了我。郭小姐纤细而单薄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,少有的将她脆弱的一面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的面前。是因为院长的死而导致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对象突然消失了的缘故吗?

我不知道。我也无法问出口,就只任由她抱着了。

我真的很喜欢郭小姐。不仅因为她是我姐姐,而是因为我整个人都是被她扶养大的,没有她,我活不到现在。可是那个时候,我真的不感到悲伤。大概是因为我直到现在、也坚信着郭小姐没有死吧。

她离开的时候面露微笑地和我道别,拭去我的眼泪。我看着光斑吞噬掉了她的翅膀,她的背影,在我的面前消失了。我不知道她去了那里,但我知道她一定还活着。更何况来讲,因为棺木是空的。

我这么说,但是没有一个人相信我的话。大人们逃避我的视线,而孩童们哭的很厉害,只有我独自一个人站在郭小姐的棺木前,久久不肯离去。

那天,我是唯一一个没有落泪的人。

(二)
郭小姐是一位美丽得过分的人。

以前的记忆我不是十分清晰,但是郭小姐似乎从我刚刚认识她开始就是那副样子了。

她与我们大部分孩童都不一样。她没有我们这样拖累的身体,取而代之的则是那优美的身躯,和天赐一般的巨大翅膀。巨大绿色的翅膀,就和她眼睛的颜色一样。

绿色真是生命的颜色啊。她所到之地无论富饶还是贫乏,都会被染上生机。

因为绿色真是一种罕见的颜色,大人们都是紫色的,包括院长也是。尤其是现在回想起她的身影,就会日渐显得高大起来,原本的优势的地方也会越累越显得突出吧,毕竟她在我的印象中,倒是以太完美的形象退出了。

所以我一直在寻找她。

去河边,屋檐,甚至是树梢,任何一处她可能存在的地方,任何一处她曾经喜欢的地方。虽然我不知道她在我没有见到她的这段时间里究竟改变了多少,但我仍然坚信着,郭小姐只要回来了,她仍然会是我熟悉的那个郭小姐,一定会再开口叫出我的名字的吧。

我每天都会去那个大殿堂等待,那里是人们举办葬礼的地方,却浑然不显得凄凉。殿堂之处、到处都盛开这艳丽的杂花,角落里陈列着空荡荡的棺木,很少真正有里面装有尸骨的。

坐在郭小姐的棺木上等待,成为了我的日常。我本以为郭小姐最喜欢院长了,那么总有一天会等到她回来的。

但是我又一次猜错了。

她从来没有来到过这里。我不得不抱着羞愧与痛苦承认,看来最理解郭小姐的人,郭小姐的知音并不是我啊。

或许再这样找下去也只会是徒劳吧。我这样想着,却努力不这样想,因为我实在不想放弃。

那天,我没有回家、而顺着房檐行走,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远。
然后,我就来到了那个木屋。

这真是个令人怀念的地方,直到现在我也这么觉得。我想起来,我以前原本是住在这里的,后来才搬的家,搬到好远的地方去了,和院长还有孤儿院的大家一起。

我想不起来缘由了。

只记得郭小姐被围在了一群大人们之间问这问那,我想起她看向我的时候,冲我露出的无奈而又悲伤的笑容。

我想起了郭小姐曾经对我说过:

――“不要接近那个木屋”――

(三)
我有十年的时间,几乎寸步不离那木屋。从清晨,到傍晚,只有必要的时候才回去看看。

我不知道那木屋究竟是个什么地方,谁也没有告诉我,但是我却能够隐约如此觉得,郭小姐其实就在这里。

十年前,孤儿院的长辈们都是这么说的。他们都说院长的死,是因为踏进了那个木屋才发生的悲剧。那个时候,仍然在孩童当中的我自然理解不能,对于郭小姐来说却似乎是一个很好的警钟。自那天之后,她就开始跟我唠叨她的那句老话了。

郭小姐说:

――“不要接近那个木屋”――

所以我直到现在也没有打破这条戒律。这可是郭小姐的要求啊,我对于郭小姐从来都是毫无保留信任的,即使是现在的状况有多么的令人艰难忍受,我都只会在远处眺望。

我听说院长是因为走进这里之后才“死亡”的,那么郭小姐大概是去找院长了吧。

话虽是这么说,我却自始至终没有接近那个木屋半步,我最怕受到郭小姐的责备。

我不知道那个木屋到底有什么稀奇的,能够吸引住那么多人的脚步使人不觉向它靠近?甚至到了进去之后不想出来的地步?

但是现在的我大概能猜到了。

是气味。

大概是气味,那是从前我并没有察觉到过的气味。越久,越觉得令人难以脱离,越觉得那才是人世上的极乐。

那么多人都抑制不住诱惑的被它所吸引,甚至是院长,甚至是郭小姐,他们抛下了平庸的生活与家人,独自前往去享乐,所以才遭到了长辈们举行无情的葬礼吧。

我这样想着,不禁觉得惋惜。

即使是再一眼也好,我想要见见郭小姐的样子,我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,我想要知道她为什么数次阻止我进去木屋。

但是同时,我也隐约意识到了。郭小姐大概是不会出来了。

我终究没有猜到她这样做道缘由。

在第十年的尾声,伴随着黄昏,我离开了木屋。

再嗅一嗅空气中几乎令人沉迷的花香的味道,我差一点也要踏进那木屋。

(四)
这十年间真的发生了很多事。

例如,孤儿院因为缺少了两根最重要的“顶梁柱”而陷入了混乱,大概是确认了我的存活与你们生前的关系,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将孤儿院的管理权托付于我了;例如,我一年隔一年的回去,孩童们都变成了我所不熟悉的样子了;再例如,留在孤儿院的人们的数量日渐稀少了下来。

大概是因为终于烦厌了我、或者是烦厌了这个地方而选择离开,迁移到其他的地方了。还是说……他们也终于是禁不住了诱惑,最终还是走进了那个木屋呢?

我不知道。

我只知道我知道的事情。

孤儿院的大家很高兴能再看到我回来。因为十年间我是不听任何劝阻也要留下来等郭小姐的,他们以为我终于改变了心意,决定接受现实了。

再次见到他们令我由衷的感到高兴,却因为郭小姐的事情使我的心结迟迟未解而落下了病,无可奈何、再一次回到我的原点来了。

我的身体状况逐渐变差。要说从前的时候,我爬上那房顶根本不费吹灰之力,可现在光是挪动身子就已经使我筋疲力尽了。

这可真不是个好兆头。

那之后,我再没有去过那个木屋。我有很多次后悔没有进去那个木屋里寻找郭小姐,说不定我去找,她就会真的出现了呢?但那些到现在也都是空谈了。不得不说我对郭小姐的怀念,和对孤儿院的难以割舍是多么令人难以决定择。

我的睡眠时间多了,出门的次数少了,也就再没什么机会去寻找郭小姐了。

医生总是说我没有什么毛病,只是需要多休息,然后拍打着他紫色的翅膀离开。我能做到的也只有睡眠,期盼着快点养好身子,然后去寻找郭小姐。

我特别担心她会在我离开的那段时间里从木屋里出来。

我经常梦魇。是的,我把它称作是“梦魇”。因为在无边无尽的梦中,我总是会梦见我所朝思暮想的人。我梦到往事,梦到从前,梦到我早已经忘记了的那时候,大家都在的时候。

于是我记起来了,最开始的变故究竟是在什么时候。

那时,木屋才刚建成没多久,崭新的外壁里内没有任何我们所喜爱的东西,也就渐渐被我们所遗忘了。

后来有一次,院长组织调查木屋,不知是发现了什么。可那一次前去调查的全员、都从没有再露过面。

郭小姐被叫去了。大人们围着她说三道四,似乎是在安慰她。尚且年幼的郭小姐显露惊慌之色,那就像是将一个手手无寸铁的人拋进战场般的恐惧。

然后院长走过来了,院长抱住她,替她捋了捋她凌乱的发丝。我看见郭小姐露出了笑容。

――“真没办法啊。”

――“以后……”

――“只剩下我一个人了。”

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说,于是我牵起她的手,好告诉她不是一个人。

木屋里究竟充斥这什么?这个问题、恐怕是没有进去过的人永远都不会知晓答案。可知晓了答案的人同样不会将答案告诉其他人,因为他们再没有出来过。

木屋里到底充斥这什么呢?我可以确切肯定的说,那是未知,是憧憬,是好奇心,明知道进去的事情就谁也无法预知了,但是,仅此而已的东西是阻止不了任何人的。

最终,还是会有人去的。就像是郭小姐和院长一样。

就像是生活在孤儿院的大家一样。

他们会在那边团聚吗?

我不知道。

我只知道,我现在无论如何也离不开这里了。我知道这里的孩子们需要我。

郭小姐啊郭小姐,现在的我,是不是终于成为了当年的你呢?

我不知道。

只是,我太累了。不知从何时起就早已经放弃了猜测,也放弃了思考。

(五)
我的冬天来了。

我知道这么说很奇怪,因为现在按照规定上月历,这才只是四月份的初春而已,但是不得不说,我的身体已经耐不住这样的寒冷了。

我知道,我需要重新为自己搭建起一个小屋,足够我“过冬”的屋。
我叮咛好孩子们,在搭建好小屋之后,我决定陷入沉睡。

我不知道自己会睡多久,或许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。

没有什么遗憾。

没有什么遗憾。

要说唯一的不舍,对我来说就只有郭小姐了。我还是没能见上她一面。

我沉沉地闭上了眼。

在闭上眼的前一刻,恍惚之间,我看见了一只绿色的,长着翅膀的东西向我飞过来了。绿色真是生命的颜色啊。它一来,仿佛整个世界都有了色彩,无形间消散了我的恐惧。

可是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要来,我一心只想着郭小姐了。

过了一会儿后,我睡了过去。黑暗将我吞噬。

我终究没能猜透郭小姐这个人。

(尾)
我醒来的时候,世界是一片光明的,身体感觉异常的轻。

我走出去,又被孩童们拥了上来。

还真是令人怀念的景色啊。

但是唯一不同的是,孩子们的脸中,有熟悉的,也有不熟悉的。
他们惊讶的看着我,然后把我拉去了河边。

于是我看到了自己的相貌。

那一刻,我又想起郭小姐了。

我发现自己也长出了翅膀,就像那些大人们、就像是郭小姐一样。只是我的颜色是更加明亮一点的黄,没有任何一丝污染的纯粹。

那一刻,我也真正理解郭小姐了。

为什么不能接近那个木屋?

这个问题恐怕是没有答案的。因为纵使是现在的我告诉了这些孩子们,他们也只会感到懵懂而已。有些事情只有成为了“大人”之后才会理解吧。

但是这种事情还会是惋惜的,因为我明明是这样相信着,却还是诀别了郭小姐。

于是、我看着那一张张稚嫩的面孔、还是这样说到:

――“不要接近那个木屋。”――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###蝴蝶记
END